故事

我们在回归帝国主义 | 爱尔兰

Micheal录制的英语音频

我是来自爱尔兰的Micheál MacGerailt,我现在在中国常熟。我想讲讲欧盟正如何摧毁其创始时的梦想:和平之梦。

我是爱尔兰共和国的公民。[爱尔兰是]一个几世纪以来一直被战争和教派主义分裂的岛屿。1998年,一场战争以三件事结束了:在北方,人人平等,北方的非军事化,和[爱尔兰共和国]成为欧盟成员。这使得这个岛屿上的两个国家得以进行贸易,人民的自由流动以及合作。其次,我是欧洲公民。一个几世纪以来一直被战争和教派主义分裂的大陆。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恐怖之后建立联盟的大陆,它为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使整个大陆非军事化,并且向世界展示如何实现和平与合作。这就是欧盟的意义。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反正。而这也是为什么欧盟最近的发展——PESCO(永久防御架构)的成立——意味着我们的——我的——欧洲价值观被彻底破坏。共同防御机制将整合全欧洲的安全力量,要求所有国家提高军事开支,建立安全合作,并最终建立一个包罗万象的欧洲军事指挥部。在我看来,共同防御是欧盟的帝国主义侵略性举动。它使欧洲成为一个愤怒而脆弱的世界中最新的力量。我们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正在见证新冷战出现的星球上进行疯狂的武器化?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共同防御将威胁北约,使其失去平衡;疏远美国;威胁一个孤立的俄罗斯——我认为这将导致一场新的军备竞赛。我是一位爱尔兰公民——一个声称中立的国家,在宪法中明确表示它永远不会加入共同防御——但现在政府已经完成了这项工作,却没有告知其人民。这种机制是由渴望利润的大团体官僚驱动的。我自己正逐渐为自称欧洲人而感到羞耻。这是一个我们应该扩大维和行动,使正在挣扎的世界民主化和自主化的时代,但我们却正在回归帝国主义,重返战争,最终建立起一支欧洲军队。这不是我要的欧洲。这不是我要的和平。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